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亚太锐评

大马经济与投资市场展望

2020.12.28

2020年,纵观全球经济形势,注定始于新冠疫情,终于新冠疫情。2021年,谁会迎来戴维斯双击?谁能拐点,蓄势待发?谁有韧性,高歌猛进?本期财经锐评专栏,亚太投资银行为您洞察先机、拨云见日。亚太投资银行研究分析部预测,大马国内和外部经济需求于近期逐渐提振,预计大马经济将在明年实现6.6%的增长,但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对国内疫情扩散情况的控制、政治局势的稳定性以及主要出口伙伴贸易需求的持续复苏。另外,受大马国内需求回温、燃油价格攀升等影响,预计明年的通货膨胀率将小幅上涨约1.1%。分领域来看,各行业预期复苏速度和发展态势不平衡,1)零售行业短期内营收利润大幅受挫,回温较慢,社区零售业和线上零售业将迎来大规模爆发式增长;2)制造业特别是电子制造业,随著复工复产以及疫情中后期数码经济蓬勃发展对电子设备的需求增加,将较快迎来复苏及出口猛增;3)随著区域内相关供应链的逐步恢复,及疫情后对私人交通工具的需求增加,汽车行业虽在短期内销售承压,但中长期仍具有较强的复苏势头,特别是与购车所需的支付能力紧密相关的汽车金融或将得以加速发展;4)虽然医疗旅游国际消费者数量暴跌,但随著健康及保健意识的提高以及对新冠疫苗的需求提升,医疗行业或将高歌猛进,并推动行业升级——互联网医疗;5)科技行业或将是此次疫情中受益最大行业,面对疫情的重创,越来越多传统产业开始寻求科技行业的协助加速其转型升级并积极打造新的业态模式,AI、大数据、5G、区块链等新技术、新产业将迎来“井喷式”发展;6)房地产行业线下销售活动受阻,线上销售模式效果有待观察,住宅型地产的去库存压力及现金流管理压力或将继续存在,而商业地产需求或将迎来变化,共享型办公租赁需求或成为主流;7)能源行业短期内受石油需求下降影响,仍将面对价格承压,同时企业因工厂产能尚未全面恢复使得工业、商业用电量下降,由此短期内电力企业的营收仍将面临下行压力;8)航空和旅游业在中短期仍面临“愁云惨淡”的局面,仅依靠国内消费人群极难在2023年前恢复到疫情前水平。金融业需较长时间调整如何拨开雾霾,追寻曙光?亚太投资银行就以上的预测也从投资市场角度作了些展望。首先,疫情冲击下的金融行业仍需要较长一段时间加以适应和调整,投资者会更偏向高流动性及低风险的避险资产和高成长可能性的新兴行业投资,海内外资产的组合搭配将成为常态,这也会使资产配置结构发生较大变化。建议高净值个人投资者避免较为单一的资产组合,巧妙利用资产均衡组合以及秉持中长期投资理念或可有效减少短期市场波动的负面影响。其次,可关注与疫情期间最快实现经济复苏的亚洲经济体密切相关的投资机遇,如中国、日本以及韩国等。基于世界多数国家在疫情中后期刺激经济的目的,明年初美元、欧元、日元等预计将继续处于低息、无息甚至负利率的区间,适合配置一些中长期的中国海外债券,以对冲各国央行超发货币造成的资产贬值。再次,可关注与疫情后期经济复苏速度紧密相关的数码金融行业,特别是以数码银行为代表的新兴数码金融市场玩家,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已经在国际支付系统、数码资产发行、供应链金融等重要领域越来越多的发挥作用,增长潜力巨大。最后,受益于RCEP的潜在积极影响,投资者可考虑增加对本区域产业链的投资,特别是以中美贸易战为背景转口贸易集中行业,包括电子芯片、橡胶制品、电动汽车、纺织品、装备加工等行业,利用转口贸易优势,形成外汇及税收套利空间,达到超额收益的目的。...

数码银行——重构全球金融模式

2020.12.14

近期,新加坡数码银行牌照竞争尘埃落定,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宣布由新电信(Singtel)和Grab组成的联合团队以及新加坡冬海集团(SEA)获得全面数码银行牌照(digital full bank),蚂蚁集团以及中国绿地集团旗下的绿地金融牵头组建的联合财团则各拿下一张批发数码银行牌照(digital wholesale bank)。由此,疫情后关于“数码银行”、以及与此紧密相关的“数码货币”又一次进入了热搜榜单。不同于以往的经济危机,此次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供给端和需求端都带来了重创,对传统的经济发展模式、常规的金融调控手段也带来了挑战,并正在大势倒逼新的金融模式的产生。这一新的金融模式,正是依托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等新兴金融科技手段而推出的无接触金融、在线金融、数码金融,金融科技不仅通过运用科技手段打通了原有金融范式和结构中的桎梏,更促使了国际金融合作新局面的形成。加速数码通证应用根据目前数码金融时代的新型金融模式,区块链金融技术以及其衍生而来的分布式金融(Defi)正在原生数码经济链上“攻城略地”,由此产生的无属性、无边界、纯要素范式化的数码资产进化趋势指明了数码金融的前进方向。下一步金融或者说数码银行的主要应用场景或将基于全球支付及现金管理、数码资产通证化、链上资产配置以及贸易金融等四大场景,因为这四大场景的市场足够大、数码金融参与机构的优势明显,可成为传统金融切换数码金融轨道的突破口。疫情在加速新兴科技在金融领域广泛应用的另一个典型代表就是数码通证。简单来说,数码通证就是采用区块链技术中的智能合约进行信息撰写,由于其不可篡改以及保密的特性被应用于类似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场景,还有法定数码货币(或称为中央银行数码货币),以及可信任机构的数码货币中。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调查显示,目前全球有超过80%的中央银行已经开启了数码货币的研发,可见数码金融时代的技术变革已经深刻影响到了现实世界中的国际金融,并且急切推动著各国立法与监管体制的完善与查漏补缺。全球货币体系重构从另一方面言,由于目前的金融信用体系主要是用主权信用货币作为流动性的,这导致了经济泡沫与通货膨胀的滋生。而以真实资产和真实贸易背景映射关系来构建的数码金融体系既形成了对信贷无限扩张的现实经济的挑战,同时也为疫情后数码金融的快速发展、全球金融模式、全球货币体系的重构创造了机遇。首先,数码通证将成为金融业数码化变革的工具,在新加坡数码银行先行一步的基础上,大马应加快数码金融制度建设,特别是加强对区块链分布式金融(Defi)、数码资产要素市场、数码货币流通、法定数码货币发行的监管,对有资质的数码金融持牌机构给予大力支持,逐步建立数码信任机制;其次,数码银行在未来的全球数码经济竞争中势必将居于核心地位,大马如何通过加强对数码货币、数码银行、数码金融等的前沿研究以及发行在东盟地区甚至是RCEP成员国内具有一定流动性的区域性数码支付工具、以及提供具有一定主导性的特色数码金融服务,将是大马在未来数码经济发展浪潮中占据优势的关键一环。最后,数码金融势必进一步强化金融的全球化,基于此,大马应进一步发挥纳闽国际离岸金融中心的区位优势(目前,纳闽金融服务管理局已颁发了两张数码银行牌照),有效结合“离岸”与“在岸”数码银行平台优势,链动全球数码金融产业优质资源。...

疫后经济复苏的“及时雨” ——RCEP

2020.11.30

近日,大马疫情居高不下,甚至出现单日新增病例超过两千的情况。另根据大马公司委员会提供的数据显示,自3月18日实施防疫行动管指令以来,已有超过3万家公司和商家倒闭。《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签署,无疑给当下备受疫情煎熬的大马企业特别是中小型贸易企业带来了一丝希望,称得上一场“及时雨”。不难留意到,疫情期间很多国家偏向于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特别是对抗疫有关物资的出口进行了多重限制。RCEP的签署的最直接意义,就是有效促使成员国尽快形成命运共同体,协同抗疫,加速抗疫物资和技术的流动与共享,推动地区内的全面复工复产。疫情中受创极为严重的大马中小企业将从该协议中获益良多,因为R C E P中专门设置的中小企业和经济技术合作两个章节,将重点帮助发展中成员内的中小企业,加强自身的能力建设。随著中小企业进入该区域内市场的“门槛”大幅降低,区域内的中小企业将得以与大型企业实现协调发展,共享RCEP成果。,RCEP的签署使原产地标准得以统一,原产地证明程序得以简化,这将对原本在原材料归属地来源上不占优势的中小企业的出口起到很大帮助。第二,数码化及智能化技术和信息的共享与合作,可以帮助中小企业在疫情后迅速实现转型,开发制造出更多符合市场需求的、具有创新性和竞争力的产品,而不是那些在引进和采购新技术、新设备的大型企业们一枝独秀,中小企业也能快速适应数码时代的需求。第三,RCEP可帮助中小企业享受到更加多样性、联通性的供应链,在疫情尚未得到完全控制的后期,在恢复生产方面可以得到较为充足的保障。享受更多制度红利就RCEP对大马的产业影响而言,有两个产业将得以享受到更多的制度红利。一个是工业制造业,另一个是农业。工业制造业方面,由于RCEP采取区域原产地累计规则,即只要某产品中原产于自贸区但不限于自贸区中的某一个国家的原材料价值超过了总价值的40%,即可被视为自贸区内的原产品。这些产品就可以享受原产品相关的关税豁免或其他贸易宽松政策,这对大马本土制造业,特别是部分依赖原材料/零部件进口的制造业之发展及产品出口,将产生正面影响。农业方面,对于海鲜、水果和蔬菜等生鲜货物,RCEP规定所有成员方必须为其他成员方在6小时内提供入境便利。众所周知,大马是东盟地区重要的农产品特别是热带农产品出口大国之一。这项规定将减低农产品贸易过程中因清关滞后而产生的损失,特别是对于大马中小型种植园主的小宗农产品出口清关起到极大帮助。总的来说,大马签署RCEP向全球释放了一个强烈信号,即尽管受到新冠疫情当下贸易保护主义的冲击,大马依旧愿意向全世界的优质投资者及贸易合作伙伴敞开大门。协议的签署只是步,接下来的落实更有看点。除了协议内容本身的落实以外,我们或可重点关注区域内或国内金融机构根据RCEP条款所推出的跨境贸易融资服务配套方案,以及本地产业/企业如何通过区域内技术共享或市场开放所带来的的制度红利,得以更快更好地实现疫情后的产业升级及数码化转型。...

扩大投资推动经济复苏

2020.11.16

2021年财政预算案一经提呈,即引起了各界的广泛关注。这项号称大马史上规模最庞大的财案,明年开支逾3225亿令吉。国盟政府虽稍微地削减了行政开销并大幅地增加了发展开销,然而在某些亟需政府投资的、关乎疫情后期经济复苏及提升国家核心竞争力的至关重要领域的关注力度依旧不够。首先,预算案中关于“新基建”的投入有限。经历了新冠疫情的冲击,全球大多数国家已形成对5G、人工智能、数据中心、互联网等科技创新基础设施(“新基建”)的投资共识,并纷纷加快脚步投资、加大力度建设。然而,马来西亚不仅成为了疫情当下全球为数不多的选择延缓5G基础设施建设和商用计划的国家,且2021年财案中除了计划提供10亿令吉额外激励配套给予高附加值科技领域、设立5亿令吉高科技基金外,对“新基建”的政府直接投资几乎为零。“新基建”在短期内不仅有利于扩大马来西亚有效需求,稳增长,促就业;中长期来看,更是促进疫情后期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变量,有助于增加有效供给,释放经济增长潜力,推动改革创新,改善民生福利。其次,预算案中出台了许多税务优惠政策以吸引外国投资,在“引资”的同时,政府对本土公司“引智”(吸引外国专才)的奖励力度,对本地英才的培养力度,以及对如何推动“外国专才+本地英才”互促互进机制形成的支持力度仍稍显薄弱。一方面,人才培养绝不是“闭门造车”,政府不仅应给那些为本地英才“保住饭碗”的企业予奖励,更应给那些招聘有助于大马疫情后关键经济领域发展的外国专才的企业予奖励,鼓励形成“外国专才+本地英才”的“学徒机制”,国内国外人才互促互进,技能良性循环。另一方面,教育部在2021年财案下仍然是获得最多拨款的部门,然而分配的合理性却不尽如人意,部分拨款将用于校园“牛奶计划”。然而考虑到疫情后期,至少是明年季度甚至上半年,居家网上授课将是大势所趋,家长和学生对于线上教育、科学技能的需求程度想必会远超于“牛奶计划”。培养数码经济人才孩子是国家的未来,培养数码经济人才绝不应仅仅依赖于MDEC等机构对现有青年人的培养,教育部更应从娃娃抓起,提高对线上教育设备供给、科学技能教育中心设置的投资额度和比例,帮助孩子们获取“牛奶”和“面包”的数字经济时代新技能,才能为大马数码经济的持续性发展奠定扎实的人才基础。最后,预算案中为建设全球贸易中心将实施新的税收优惠,然而为贸易企业“走出去”所提供的资金支持仍不够理想。特别是考虑到刚刚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大马将迎来更加开放、更具竞争力的市场,对贸易企业,特别是中小型贸易企业的支持迫在眉睫。除预算案中提到的进一步刺激内需和发挥跨境电商的途径外,政府还可考虑进一步减少制度性交易成本(如银行进一步提供信贷利息延期、利息补贴等缓解企业现金流压力),加大出口奖励并提供产值补贴(如对本土企业生产经营、抗疫所需的进出口零部件和正装产品采取阶段性的优惠措施),投资建设“互联网+海关”数码化贸易系统等措施,助力原有贸易水平的快速恢复。...

疫情后大马房地产走势

2020.11.06

马来西亚的房地产一直不温不火,受疫情影响,房地产市场更是出现明显下滑的迹象,这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了本地金融市场的不景气。除中小企业以外,受疫情影响的大类工商业部门也很多,特别是终端商品的制造商,大体都在艰难度日。而这种情况的发生,除了疫情以外,更应该从三个方面来反思我们自身用以繁荣大马经济的政策工具。首先是人口规模有限。相较周边的一些东盟国家而言,大马地广人稀。虽然大马确实不能够与允许自由移民的国家相提并论,但其具有先天的资源优势,确实不争的事实。城镇化建设缺失在疫情结束后,大马是否可以从大力发展旅游业的角度来推高民宿及酒店式公寓的使用效率,从而带动房地产市场的价格走势呢?这是一个重要的导向,政策向大、中型的旅游业者倾斜,建设更多面向境外游客的特色旅游项目,特别是利用好东马丰富的旅游资源,真正打造马来半岛“海上乐园”的经济走廊。其次是城镇化建设的缺失。经济发展的导向必须是共同富裕,这是民主国家的共识,城镇化的意义不仅仅是在于建设大量的基础设施、多建设几个大马城,或者是兴建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而更多的是应该建设广泛先进的城镇社区、医疗卫生保障、就业技能辅导、创新制造业园区,以及商业中心等等,真正实现共同富裕。应重视高等工程学科人民最本质的向往是过好日子,而恰恰这点得不到满足,收入过低,那么人民改善住房的愿望就不强烈,这点或可通过广泛的城镇化建设及规划解决。最后是高等教育的产业规模有待继续扩大升级。教育历来是国家的头等大事,历史上的德国铁血首相俾斯麦就是凭借的高品质的全民普及教育让积贫积弱的普鲁士逐渐成长为强大的德意志帝国。时至今日,德国的大学教育在世界范围内依旧是首屈一指的,这也成就了德国的先进制造业。我们应该重视高等工程学科的发展,特别是与高端装备制造业、芯片制造业、食品加工业、信息科技业,以及新能源装备业等有关联的交叉学科,以大型企业来带动中小型企业产业链条的形成,在必要时给予补贴政策,尤其是谨防工业园区的地产化。“从二十世纪的历史中总结,各大经济体的房地产行业无一不是从其繁荣的金融市场中汲取能量,而繁荣的金融市场必定背靠繁荣的实体经济。”亚太投资银行投行部董事总经理何依龙评论道,“从马来西亚的实际出发,房地产的低迷状态预计还会持续两到三年,而其后的发展仍取决于政府新振兴经济计划的决心。”在某种程度上说,动荡的政治局势仍离我们每个人的日常生活有一段距离,不过这个时代的好与坏却与我们每一个人息息相关。人民希望的不是走马灯式的脸谱化表演,而是实实在在的能够实现安居乐业的政策红利。...

美国大选看外汇资产配置

2020.10.19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由威廉·曼彻斯特所著的《光荣与梦想》出版,作为一部社会纪实作品引起了广泛的轰动。该书中作者勾画了从1932年罗斯福总统上台前后,到1972年尼克松总统任期内水门事件,将近四十年间美国政治、经济、文化,以及社会生活的全景式画卷。书中的开篇描述了这样的场景:一群由25000多名身无分文的“一战”退伍军人带著妻儿在街区公园、垃圾场、废弃的仓库和歇业的商店安营扎寨,他们自称自己为“补偿金军队”。在“大萧条”、社会动乱以及严重的经济危机之中,时任美国总统赫伯特·克拉克·胡佛无计可施,只能不断地强调“美国崇尚个人主义,要注重发挥各种社会和经济力量”,并且“对未来充满信心”。这位被某些意见领袖称之为“史上最差的美国总统”的胡佛总统最终在其个四年任期到期之后,便被罗斯福赶下了权力的舞台。用“印制美元”来投票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美国的政治形态所展示的首先是政治政策及领导人强大的再生与进化能力,其次才是美元、武力、新闻媒体以及其广泛盟友的优势。从这一点来看,目前的美国大选可以称得上是检验目前美国政治制度是否还具有强大纠错能力的试金石。特朗普面临著疫情所造成的经济衰退以及种族歧视所造成的社会分裂,而很显然他与胡佛类似,在执政政策上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而在金融市场上,特别是证券交易方面,特朗普看似成功的制止了美国股市出现类似1929年那样的崩溃局面,这的确也算得上是一件令人惊奇的事。从金融学的角度而言,一个国家的主权信用货币最重要的增长途径是信用增发,而美国此前多次的量化宽松实际上弥补了华尔街巨头们在股市当中交易的溢价。与中国的基建投资相比,由于美国的信用不仅仅依靠本国的信用资产,其国际收支帐簿也要比中国大得多,所以造成了通过自己印制超量美元,来让其他以美元进行主要外汇结算的国家,承担其资本市场通胀压力的局面。正当美国大选竞争愈演愈烈的时刻,外汇市场中马币对美元的持续走强,或正预示著特朗普对局面的逐步失控又或说是“放手一搏”。其核心理由就在于保住自己的基本盘——华尔街的资本市场。为此,美联储不惜加大马力采用“直升机撒钱”的模式,无视通胀及疫情造成的影响,拼了命的用“印制美元”来投票。而这种基于凯恩斯经济学的货币手段正是由胡佛总统的继任者罗斯福总统所带来的,唯一不同的是,上一次这种手段从“大萧条”以及战争的泥沼里挽救了整个美国,而这次会是一样的局面吗?或持续宽松货币政策我们暂且搁置这个问题,回到目前外汇市场的走势中来,自从三月中旬的高点以后,美元对马币持续震荡走弱,到10月13号的1美元对换4.1530令吉,整个的动态调整对应美联储在2020年3月声明的持续“无限量”QE政策,而这种行动的背后很难不让人联想到美国大选。值得注意的是,随著大选临近,美联储的持续QE行为是不会停止的,这也将成为这段时间影响市场交易情绪的重要因素。但在长期来看,美国的长期失业率仍在缓慢上行,美联储宽松的货币政策或许不会在未来就大选停止而止步。世界政治的动荡正在深刻的影响著世界经济的格局,外汇政策的调整也会影响机构和个人投资的收益率及风险水平情况。从大的环境来看,美国货币政策即使是拜登上台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毕竟事关美国经济的基本盘。但疫情影响下的各国经济极有可能会导致未来一年的汇率反复,例如,针对疫情情况各国逐渐放宽的信贷扩张政策,在初期效用呈现得到印证之后更大规模更加疯狂的各国QE将会推出(如欧美、中国等),这很可能会导致美元对主流货币包括本国货币马币的升值。在这个不确定的预期之下,这一阶段的资产配置应积极配置美元和人民币资产为主,以更少的马币来兑换更多的美元或人民币类型资产,即使未来马币因本国QE而贬值,也可以实现储存资产的风险对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