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外动态

马来西亚金融科技与AFIN, 助力东南亚数字普惠金融发展

2020.07.18

金融科技的飞速发展有助于原本传统金融体系发展不足的国家利用数字金融实现金融服务覆盖面与质量的全面提升,马来西亚金融科技就是这样一个案例。目前,马来西亚已经被认为是东南亚地区除新加坡以外电子商务最有潜力的市场。 今年分享博鳌亚洲论坛日前发布的《亚洲金融发展报告——普惠金融篇》中,第二章关于马来西亚金融科技介绍的部分,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金融科技(Fintech)的概念于1993年首次提出,其由金融(Financial)和科技(Technology)两词融合而成,一般认为是借助高新技术,以人工智能(AI)、云计算(Cloud Computing)、区块链(Block Chain)和大数据(Big Data)等为代表的、使金融服务更加高效的商业模式。 01马来西亚金融科技发展未来可期 与全球金融科技中心步调一致,新加坡一直大力推进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其进展为全球所瞩目,逐渐成为东南亚地区的金融科技中心。而马来西亚则被认为是东南亚地区除新加坡以外电子商务最有潜力的市场。 马来西亚的电子商务始于1998年,在线购物网站Lelong.com.my的成立,带动了电商活动的初期发展,主要动力是亚洲航空(AirAsia)廉价机票带动大量网络交易。2012年前后外资开始进入。面对外资电商大举进入,马来西亚电商市场才有较明显的反应,特别是传统中小企业,积极加入电子商务发展大潮之中。2015年马来西亚电子商务对GDP的贡献约为5.9%,相当于680亿林吉特,预计到2020年贡献将达到15%,相当于1,140亿林吉特。 马来西亚借力阿里巴巴集团开启了马来西亚数字自由贸易区(Electronic World Trade Platform,简称eWTP)与中国杭州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互联互通模式。eWTP源于阿里巴巴的e-hub,通过eWTP数字中枢,占马来西亚企业数量97%的中小企业对GDP贡献率将从37%上升到60%~80%。目前已有5万家马来西亚中小企业活跃在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平台,2017年约1,500家中小企业加入数字自由贸易区。2018年,马来西亚中央银行批准6家大型银行受理支付宝业务。 马来西亚拥有良好的市场金融体系,但是由于银行的许多业务趋向保守,很难采取风险投资的方式介入新领域,使得金融创新落后较多。此外,相较于金融科技企业,马来西亚银行在吸收各阶层客户方面也稍逊一筹,缺乏信用评级或银行存款的零散客户表现尤为明显。目前,越来越多的传统银行主动与金融科技企业开展业务合作。但由于经营理念的差异、监管的不确定性和信息的安全性,两者之间的摩擦时有发生,使得合作仅限于内部管理改造和区块链技术在商业智能管理方面的研究。除了业务上的合作,马来西亚银行、联昌国际银行、丰隆银行和兴业银行都加大了科技创新的投入力度,并在电子银行系统、电子银行业务能见度、运营效率、与商家合作及收购金融科技企业股权方面大做文章。 此外,为促进资本市场的发展,马来西亚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积极签订金融科技合作框架协议。2017年6月27日,马来西亚证券事务监察委员会与澳大利亚证券投资委员会签署金融科技合作协议,为两个监管机构的信息共享提供一个框架;2017年9月15日,马来西亚证券事务监察委员会与中国香港证监会签署金融科技合作协议,在资讯共享和创新型企业转介方面寻求合作;2017年9月18日,马来西亚证券事务监察委员会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签署协议在金融科技领域进行合作。02 AFIN助力东南亚数字普惠金融发展 东盟金融创新网络(AFIN)于2018年由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东盟银行业协会(ABA)、国际金融公司(IFC)与尚乘集团等共同发起成立,尚乘集团正式加入AFIN成为其首位成员。AFIN成立的宗旨是帮助金融机构,尤其是在欠发达地区的机构获得更多有效的金融资源。首要任务是支持亚太地区新兴市场的金融服务创新和普惠金融发展,并为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公司提供一个合作和创新的平台。 AFIN于2018年11月设立了世界上个跨国界、开放架构的API平台——API Exchange(APIX)平台,支持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公司跨区域协作,以满足不同阶层和社会群体的普惠金融服务需求。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公司可以通过这一平台合作推出创新金融解决方案,为东盟国家及其他地区的用户提供普惠金融服务。APIX的主要功能包括市场和沙箱。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公司可以在这个精心策划、面向全球发展的市场上相互联系与合作。同时,他们也可以在这个虚拟、安全的沙箱环境中共同协作、设计、实验,推出独具创新的金融科技解决方案,采用APIX平台推动整个亚太地区的数字转型和普惠金融发展。 AFIN还宣布与阿布扎比全球市场(Abu Dhabi Global Market)建立合作关系,后者成为APIX平台在东盟以外的个监管机构成员。在APIX平台上的这种合作关系将使全球金融科技市场沙箱(Global FinTech Marketplace and Sandbox)扩展到中东和北非地区,以造福于金融机构、金融科技公司和客户。可以预见,APIX将有力推动数字经济增长,连接金融机构和创新者,并促进跨境合作。 亚洲正在引领金融科技革命。在消费者应用金融科技产品方面,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里,超过一半的互联网活跃消费者经常使用金融科技服务。但是,除新加坡外,东南亚和南亚的金融体系并不发达,正规金融服务供给严重不足。东南亚60%的人没有银行账户,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越南等国家的信用卡普及率低于2%。由于正规金融服务不足,金融科技公司则可填补这个较大的市场空白。新的金融科技业务模式的出现,几乎无一例外地解决了原有金融体系的某些不足,普惠性质尤其明显。金融服务数字化在亚洲各国的普及,以及AFIN的建立,毫无疑问将推动整个地区金融科技的发展,银行、小额信贷机构和其他金融服务供应商也能从中获得更多便利和创新服务。 ...

博鳌亚洲论坛:金融科技对普惠金融传统模式的颠覆式改变是大势所趋

2020.07.02

7月2日,博鳌亚洲论坛会同亚洲金融合作协会共同携手,在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的支持下,举办了亚洲普惠金融生态建设与数字化发展线上圆桌会,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理事长、中国建设银行董事长田国立到会致辞。 以普惠金融促进金融资源公平有效配置 ——在亚洲普惠金融生态建设与数字化发展圆桌会上的闭幕辞 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理事长、中国建设银行董事长 田国立 (2020年7月2日)尊敬的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下午好!今天我们围绕加强普惠金融生态建设,促进普惠金融数字化发展进行了热烈的讨论。这两个主题特色鲜明且各方关注,通过深入交流,我们达成了许多重要共识,为普惠金融下一步发展启迪了思维,开拓了视野。借此机会,就普惠金融的认识、实践和未来发展趋势,与大家分享一些体会和实践。 ,对普惠金融的重要性认识,正在得到越来越为一致的认同。从基础性整体性来看,小微企业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生力军,也是扩大就业、改善民生的重要支撑,对经济、社会等各个方面都起着基础性和全局性的作用。但从个体来看,他们又表现了明显的脆弱性,普遍存在缺信息缺信用缺资金,面对风险较为脆弱等问题,在与金融机构打交道的过程中往往处于弱势,易产生排斥性问题,所以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始终成为全球性难题。 小微企业的重要性和它所面对的困境已成为亚洲各国乃至世界各国政策制定者、金融机构,以及社会众多利益相关者关注的焦点。而发展普惠金融,促进金融资源公平有效配置则成为各方化解小微企业困境,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共识,在亚洲甚至全球,这一问题的解决无疑是一个国家长治久安的基础和底蕴。 第二,中国的银行特别是大型银行在推动普惠金融发展方面做了积极探索。过去,大银行普遍把精力放在大企业身上,一方面做大企业贷款有规模效应,边际成本低而收益高;另一方面,方法上以建立正面清单为主,企业提交资料,银行审核,通过的批贷。而小微企业融资的特点是“短、小、频、急、散”,靠一笔一笔审批的正面清单很难适应效率性专业性要求,再加上小微企业风险相对较高,不愿做、不会做、不敢做就成了大银行在面对小微企业时的真实状态。金融科技的迅猛发展提供了转型可能和内生动力,通过大数据挖掘、人工智能和云计算,金融科技赋能普惠金融,产生了业务模式和流程的裂变效应。例如建设银行在2018年即将普惠金融确立为全行发展战略,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做法。运用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通过组合工商、税务、电力等多维度信息交叉验证,对小微企业进行立体式全息画像,同时收集各类信息,建立负面清单,只要小微企业不在负面清单中,就可以批贷放款,规模效应有了,而且不良率得到了较好的控制。过去,每年小微企业贷款新增只有100-200亿元,贷款客户新增不到1万户,不良贷款率也高至7%-8%。2018和2019年当年新增小微企业贷款分别超过2000亿和3000亿,并于2020年3月成为全国首家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突破万亿元的商业银行,新模式不良率控制在1%以内,成为市场认可的大象也能跳舞的典型案例。 第三,金融科技对普惠金融传统模式的颠覆式改变是大势所趋。未来,普惠金融将继续深化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应用,着力数据资产的经营和信用转化,推动平台场景和生态建设,进一步体现银行的科技属性和社会属性。通过根植并融合大众市场,深耕草根经济,让经济底层和末梢能够得到金融服务的雨露滋润,以金融化方式整合社会资源,真正解决社会问题。 作为亚金协的理事长,今天我要感谢大家,感谢大家分享的思想和案例,感谢大家对亚洲金融合作协会工作的信任、关注、支持,以及为推动亚洲普惠金融发展做出的重要贡献。我深信,这次会议将成为一个新起点,亚洲金融合作协会将继续充当好桥梁纽带,深化合作,携手为建设更加均衡、包容、可持续的普惠金融贡献智慧和力量! 谢谢大家!...

去“金融”加“科技”:蚂蚁金服更名背后的业务与估值转变

2020.06.25

6月22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蚂蚁金服的全称拟从“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一步将办理工商登记变更。如果时针回拨到6年前,蚂蚁集团是否还会以“金融”为自己命名?6月22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蚂蚁金服的全称拟从“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一步将办理工商登记变更。此前,“蚂蚁金服”这一简称已使用6年。此次更名后,“金融”不再出现,由“科技”取而代之,同时区域标签“浙江”也被拿掉。此外,支付宝APP在5月末更新后打开,下方“蚂蚁集团”的新名称赫然入目。多位业内人士对此表示,更名并不奇怪。京东金融早已在2018年年末就已更名为“京东数字科技”。在金融严监管下,蚂蚁集团等互联网金融公司试图转型为科技公司,“和金融保持距离”。更重要的是,互联网公司的估值远高于金融。业务模式之变作为行业龙头,蚂蚁更名并不令人意外,但仍被业内视为标志性事件。其背后代表了互联网公司进入金融行业商业模式的转折。“回过头看,过去几年,小的互联网平台对金融行业的冲击不大,发力金融科技的银行反而收割了前几年互联网金融行业培养起来的‘白户’客户。”一位资深金融业内人士表示,但支付宝、微信等流量巨头仍对金融业形成强烈竞争。目前银行在资金成本上还有优势,作为资金方参与花呗、借呗、白条、微粒贷等的“助贷”或“联合贷款”,很容易沦为资金通道。蚂蚁金服2013年推出余额宝后,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曾说“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蚂蚁金服随后广泛布局金融业全牌照。不过,银行、互联网金融等整个金融行业自2016年开始迎来“强监管”。在“蚂蚁金服”更名“蚂蚁集团”之前,蚂蚁已开始淡化“金融”色彩。2017年3月,蚂蚁金服高调宣布,将自己定义为TechFin,而不是FinTech——未来只做Tech(技术),支持金融机构做好Fin(金融)。对于本次更名,蚂蚁集团方面给记者的回复强调了“社会和经济数字化升级”,不再提及“金融”。该公司称:“新名称意味着我们将全面服务社会和经济数字化升级的需求,但蚂蚁还是那个蚂蚁,坚持创新,用技术为全球消费者和小微企业创造价值是我们不变的初心。”蚂蚁集团的多项主要产品相继“去金融化”,改造为本地生活平台。今年3月,蚂蚁主要产品支付宝宣布新目标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沿用多年的口号“支付就用支付宝”变为“生活好,支付宝”,将美食休闲等生活场景入口位置提前,不再甘心只是移动支付平台。蚂蚁集团CEO胡晓明称,“未来三年,支付宝要携手5万服务商帮4000万服务业商家完成数字化升级。通过自身平台升级、持续生态开放,支付宝将携手服务商推动线下服务业加速变革。”在线消费金融领域,蚂蚁也早已放弃仅依靠旗下互联网小贷牌照放贷,为降低杠杆水平,花呗和借呗2018年后转向助贷和联合贷款。金融科技公司“去金融化”并非个例。近年来,互联网巨头弱化金融、强化技术属性的趋势愈发明显。2018年年末,“京东金融”更名为“京东数字科技”。2019年9月,小米支付运营主体“北京小米支付技术有限公司”更名为“小米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去年11月,在美上市的拍拍贷也宣布更名为信也科技集团。提升估值诉求仍在“更名之后,其中一个作用是估值体系由‘金融行业’切换到‘互联网’,起到提升估值的作用。”6月22日,一位香港外资投行人士认为。金融类公司估值整体不高,大多还是采用EDITDA,目前大部分上市银行市净率(PB)甚至还小于1。互联网公司盈利虽然低,但估值远高于银行。今年1月,多家媒体报道称,蚂蚁金服以2000亿美元估值非公开发售股份,以寻求上市前建构股东基础。去年底时有少量蚂蚁金服股票在二级市场进行交易,交易按公司估值2000亿美元进行。此前,2015年、2016年、2018年,蚂蚁金服分别完成A轮(约18.5亿美元)、B轮(约45亿美元)、C轮(约140亿美元)融资。在2018年6月完成C轮融资后,接近蚂蚁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这一轮的投资者普遍认同的蚂蚁金服的估值在1500-1600亿美元之间。彼时,市场对蚂蚁金服估值主要有三种估算方式:一是市盈率法,将测算的盈利乘以市盈率得出估值结果。二是平均用户市值法,在零售思路下,从单用户价值推算公司估值,是互联网公司估值常用的另一种方式。支付是蚂蚁金服、腾讯等切入金融业务的入口,二者本质上已接近于Visa、MasterCard、银联等信用卡组织,且掌握了商户端和用户端,利用移动支付打造了账户体系。去年末,蚂蚁金服披露,全球活跃支付用户超过12亿人,其中,国内约9亿,海外约3亿。三是分板块叠加法,主要业务进行拆分,再将各板块估值叠加。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几乎所有传统银行、国际信用卡公司股价大幅下跌或仅收平,但是并不参与资金业务的支付公司股价反而暴涨。例如,截至6月19日,支付公司Paypal总市值1930亿美元,直逼美国大银行美国银行的2191亿美元。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美国银行股价暴跌27%,Paypal股价反而上涨高达53%。国际信用卡公司勉强收平,Visa总市值3735亿美元,较今年年初略涨2.6%;MasterCard总市值2976亿美元,较今年年初下跌0.4%。另一原因,在央行下发《关于完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等监管文件后,金融控股集团的监管正在加强。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董希淼此前也对记者表示,像蚂蚁金服此类从事金融业务的非金融机构,如经监管部门认定,也可能既要受到金融控股公司办法的约束,又要纳入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监管。根据央行《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实质控制两个或以上金融机构的非金融企业,在满足特定条件下应当设立金融控股公司(实控含银行且金融机构总资产规模大于5000亿元,或实控不含银行且金融机构总资产规模大于1000亿元)。中信证券今年2月发布报告认为,目前情况看,蚂蚁金服或大概率满足上述条件,未来业务架构可能的方向是:一是成立符合实缴资本要求的金融控股公司,并将目前银行、保险、小贷、公募基金等相关业务划入金融控股公司内;二是技术、数据、风控相关的科技业务相对独立,继续强化技术输出模式和相关收入。...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新进展:14方进入下一评估阶段

2020.06.25

《联合早报》消息:申请本地数字银行牌照的21方人马,14方满足条件,将进入下一评估阶段,竞标最多五张牌照。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昨天早上发布文告说,这14方人马包括了五个全面数字银行(digital full bank)申请方和九个批发数字银行(digital wholesale bank)申请方。根据今年1月的文告,共有七方竞标最多会发出两张的全面数字银行牌照,14方申请最多会发出三张的批发数字银行牌照,意味着分别有两个和五个竞标团队被淘汰。金管局不公布申请方的名单。据了解,Grab和新电信(Singtel)的财团、电玩游戏供应商雷蛇(Razer)领头财团、本地企业家沈财福的V3集团联合易通公司(EZ-Link)主导的BEYOND财团,以及冬海集团(SEA)在全面数字银行合格名单内。本地上市金融科技公司奕丰集团(iFast)、香港尚乘集团(AMTD)以及盛业资本(Sheng Ye Capital)牵头的财团则在批发数字银行合格名单内。多家申请方在受访时均表示不便置评。 金管局说,下阶段的评估将邀请合格的申请者通过线上会议呈现。当局会根据三方面来筛选:价值主张和商业模式、科技的创新运用;业务管理是否谨慎和可持续;增长潜力和对新加坡金融中心的其他贡献。 由于冠病疫情冲击,金管局已经要求所有合格申请方评估业务计划,以及财务预测当中的假定条件,包括融资来源,并就这些假定提供独立评估。金管局预计,业务计划和财务预测的更新,不会影响今年底颁发牌照的期限。 金管局对数字银行设下严格条件,例如全面数字银行申请方须在运营后三至五年内达到至少15亿元的缴足资本。所有数字银行业者也必须有一套可行方案,让银行五年内“迈向盈利道路”。 德勤亚太监管战略中心东南亚主管黄毅城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除了关注申请方的财务情况,相信金管局也会密切关注他们是否良好理解风险情况,以及是否有恰当的风险应对策略,考虑到目前高度不明朗的大环境,这应该是重要的考量因素。 安永全球新兴市场金融科技主管米塔尔(Varun Mittal )说,目前充满挑战的环境中的一个亮点是,消费者进一步采纳数字银行,数字银行能更容易获得认知度和被接纳。 冠病疫情的暴发让数字银行服务的使用率显著提高,标普全球预计,疫情会促使传统银行的数字化业务扩大,让它们具备超越新晋数字银行业者的优势。 惠誉(Fitch)旗下信息服务公司Fitch Solutions在最近发布报告中指出,冠病疫情将让财务状况较弱的申请方从战局中退出,较具实力挑战者,也可能得重新评估它们的数字银行战略。...

中国东盟数字经济合作有基础有前景

2020.06.17

中新社北京6月12日电 (记者 刘育英)2020年中国—东盟数字经济合作年开幕式12日以网络视频的方式举行。这将开启中国和东盟数字合作新的一页。实现数字化转型,发展数字经济已成为世界各国的共识。东盟秘书长林玉辉在开幕式上表示,预计到2025年,东盟的数字经济将从2015年占GDP的1.3%提高到8.5%。东盟轮值主席国越南总理阮春福在贺信中表示,越南设定了到2025年数字经济活动占总GDP20%的目标。阮春福指,东盟约有逾3.6亿互联网用户。据预测,到2025年,区域互联网经济的总体价值将达到3000亿美元,其中数字交易在五年的时间里将达到1万亿美元。目前,东盟正在制定“第四次工业革命综合战略”,解决第四次工业革命在治理、经济和社会等主要方面面临的问题。中国在数字经济方面已取得积极进展。据世界银行统计,中国的数字经济规模已从2008年占GDP的15%激增到2019年的33%,预计到2025年将达到GDP的50%。“中国作为全球数字化转型领袖之一,提供了很多灵感”,林玉辉说。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所长刘卿对中新社记者表示,2018年9月在杭州举行的G20峰会发布《G20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也开启了中国与东盟在数字经济方面的合作。目前,世界正以“比我们所能预测的更快的速度”从模拟技术向数字技术转变,这既带来了巨大希望,也带来了一些风险。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11日公布“数字合作路线图”,推动数字技术以平等和安全的方式惠及所有人。刘卿表示,中国与东盟国家加强数字经济合作,不仅可以共享技术、应用、市场,还将在数字经济规则制定方面展开合作,在一些方面引领全球的发展。此前,一些合作项目已经落地。在基础设施方面,“老挝一号”通信卫星的成功发射让中国和东盟的联系更为紧密。中泰共建新海底光缆项目实现了中泰宽带联通。柬埔寨、印尼、菲律宾与中国企业合作,共同推进当地5G网络建设。在数字技术研发应用方面,新加坡国立大学与苏州工业园区共建“新国大人工智能创新及育成中心”,以全面促成苏州人工智能生态圈及产业链的形成。马来西亚企业与商汤科技、中国港湾携手打造马来西亚首座人工智能产业园。中国科技公司也抢滩布局东盟大市场。2017年3月,阿里巴巴首个eWTP(世界电子贸易平台)海外试验区落地马来西亚。2015年11月,百度与印尼风投公司Convergence Ventures达成合作,以通过后者来投资印尼科技创企。京东不仅投资了Go-Jek,其还在2017年7月参与了印尼在线旅游平台Traveloka的3.5亿美元融资。目前,数字技术已为人们带来便利。新加坡企业与支付宝、微信等中国支付平台合作,使中国民众在新加坡乌节路也可以“扫一扫”。京东智能物流中心在泰国建成,当地消费者可以享受“上午下单,下午送达”的便捷服务。刘卿表示,未来双方数字经济合作前景广阔,合作领域包括信息基础设施、智慧城市、数字金融、跨境电商、数字医疗等。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还表示,双方深化网络空间治理,共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有序的国际互联网治理体系。林玉辉说,鉴于中国在发展数字基础设施和实现数字经济监管框架方面具有很高的专业水平,它的确是东盟在推动本地区数字经济发展方面一个珍贵的伙伴。...